• 新闻热线:
  • 广电客服: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台海 >

新闻评论:《台湾论》遭遇强烈反弹(0305)
时间: 2020-08-20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出版者原本估计,中文版《台湾论》会在台湾成为畅销书,不单可以大捞一笔,还可以垄断台湾思想市场。不料,日本塑造的《台湾论》,却在台湾引发了一场思想论争,特别是与媚日问题的热烈争辩。日本右翼进出台湾,大搞日台牌的意图,看来这次是碰壁了。

  虽然台湾社会近年盛行“哈日风”,年轻人可以为、反町隆史、V6等日本演员歌星废寝忘食,但“哈日”没有转化为“媚日”,更不会演变成“亲日”,何况有良知、有民族自尊的人,不仅主动站出来讲了话,还把残留台湾的皇民思想、媚日心态,来了一次大清洗。这是日本右翼和势力始料不及的发展。

  日本右翼势力所以在日文版《台湾论》去年11月出版后,即刻又出中文版进军台湾,显然以为,藉着前“总统”李这个“主角”的登场,再把台湾讲日语的“多桑世代”,早期的活跃人物,如许文龙(台“总统府资政”)、蔡昆灿(“前日本人”自居者)、黄昭堂(“国策顾问”)等的现身说法,台湾民众会把《台湾论》当教科书来拜读。因为李翻了一遍日文版《台湾论》,当面就大赞小林善纪,给了《台湾论》最高的评价:“只要看你的《台湾论》,简直不需要任何参考书,就可以知道台湾的历史。这本书概括了台湾的一切。”

  《台湾论》的主角,其实是李,全书12章,就有4章是作者跟李的个人访谈录。书中第2章是“李对日本的爱”,并借李的口,描绘台湾老皇民对日本殖民统治的感恩,特别是“夜不闭户”的怀念。接着,漫画又描述,在这个“外来政权”的统治下,台湾本地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有在李当上“总统”之后,台湾人才开始享有自己的权利。

  小林把里岩政男(李的日本姓名)等以日语方式思维的“多桑世代”,视为台湾人亲日的表示,也是“日本精神”的台湾保护者,因此呼吁日本当局应充分利用这张台湾牌来牵制中国。但是,日本右翼喉舌《正论》另一名作者西尾干二却公开提醒小林,台湾这批老皇民构成的亲日派,已经逐渐丧失其影响力,而目前台湾坊间展示的所有有关李的书籍,几乎每一本都是对他持批判立场的,而日本却依然沉迷于旧的“多桑世代”,显然有被误导的危险。

  西尾也批评小林,《台湾论》只引用几名亲日派的言论,就说全台湾人都亲日,那是不正确的。被日本右翼当宝,在日本也销路不坏的台湾亲日派著作,如许文龙的《台湾的历史》、蔡昆灿的《台湾人与日本精神》,以及蔡德本的《番薯仔哀歌》,在台湾已少人问津,甚至是无人知晓的刊物。西尾藉台湾学者许介鳞的比喻,说如此理解台湾,简直是“日本传媒已经死亡”,显然西尾是不同意日本右翼如此自我陶醉的。

  《台湾论》引用许文龙、蔡昆灿等人的“证词”,说所谓,“根本没有强迫前往”这回事,又说“日军当时也重视”,甚至说当“反而是出人头地”。如此污辱那些曾受凄惨的妇女,如此公开为日本皇军开脱侵犯的罪责,连日本政府都已经承认的战争罪行,他们却还在替皇军的“清白”喊冤,不仅显示日本当年“皇民教育”的成功,也说明他们的媚日、亲日,简直就成了一个“日本教”。这不止使受害的台湾妇女悲愤填膺,也使所有有良知的人感到愤怒。前要老皇民公开道歉,也要求他们辞去所有公职,甚至有人呼吁不买《台湾论》,许文龙的奇美产品,虽然这是超越思想论争范围的行为,却说明台湾还不乏有自尊、有认识的民众。

  台湾年轻一代的严重“哈日”,有时确实是使人感到不安,但他们只是对日本次文化的崇尚,对日本流行事物的向往,跟崇洋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媚日”和“老皇民”的怪异行为则不同,不仅是对日本旧体制的怀念,还有被殖民心态的延续,情愿做日本皇民,也不愿成为中国人的诡异心态,这却是无法让正常人理解的。

  日本右翼推销《台湾论》,原本目标是要借它来拉近日台关系,阻止台湾的回归中国,竟然触发如此强烈的反弹,显然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也让他们大感失望。小林善纪原本计划在中文版《台湾论》出版后,以凯旋姿态再度造访台湾,并把“大和民族傲骨精神”更深植台湾,但是经过这场一面倒批判媚日风暴的冲击之后,小林等人也就不得不重新评估其进出台湾战略了。(黄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