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
  • 广电客服: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台海 >

视频]点评一周台海热点 (2010130)
时间: 2020-03-29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海峡两岸》节目,我是主持人桑晨。今天我们节目,将对本周台海热点话题来进行点评。今天我们依然通过卫星连线方式,为您邀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尹乃菁女士;另外一位是中国文化大学教授江岷钦先生,欢迎二位!

  主持人:26日,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在接受某家电台采访时候说,他感觉马英九最近变了,我们一起来看一下相关新闻报道。

  小片1:据《联合报》报道,马英九担任一年九个月,他的领导风格饱受争议,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日前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他感受到马英九改变了。

  王金平表示,马英九刚上任时,对于议事运作不是很了解,但是经过多次沟通,马英九越来越了解立法机构的生态了。比如,马英九近来分批与“立委”茶叙,这不仅代表他对立法机构释出善意,也意味着他更尊重立法机构,与“立委”的互信充分建立起来,比过去有进步。

  主持人:刚才我们在报道当中也看到王金平在接受采访时候,他说他觉得马英九“变了”,变得懂得尊重、包容和接纳了,那我想请问江教授,您怎么看待王金平这种说法,您觉得马英九他到底变在哪里?

  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江岷钦:其实对马英九和王金平来说,确实是政坛上的两个极端典型。王金平被称之为“人情练达”,非常周到;那马英九是以“清白自诩”,洁身自爱。清白自诩就是他一向强调自己廉能,在无菌室环境当中长大,所以洁身自爱,他自己洁身,但是他只爱自己,很孤芳自赏。那王金平是三教九流,无所不在,什么样的人他都可以接纳。所以王金平曾经写过一句非常著名言语,就是“红尘浪里,孤峰顶上”。

  对王金平来说,他确实在“红尘浪里”;那马英九现在确实在高峰顶上。他们两个人特质就很像冬天的梅跟雪一样,梅虽逊雪三分白,但雪却输梅一段香。所以有人开玩笑说,“马英九没有朋友,王金平没有敌人”,这是过去大家刻板印象,但是马英九改了,马英九朋友越来越多了,为什么?因为王金平跟马英九互动过程当中,过去被解读为“马王心结”,但是从王金平口中认为说马英九确实改了,而改在几个地方特别显著。我们看一下,我们把王金平所做访谈做了简单摘要,这四点是王金平感受到马英九改变地方。

  第一点,是王金平认为,马英九过去没有跟立法部门“立委”茶叙,希望能够赶快来进行茶叙。那马英九听完以后,立刻就表示赞成。

  第二个,王金平认为说,应该尊重在野党,特别是。虽然他们现在只有少数席次,但代表40%左右民众声音,需要加以听取,朝野冲突能够降低。

  第三个,那么有关像这种产业升级创业条例,在“立法院”虽然遭受了冲击,而没有通过,那么王金平建议马英九尽量多加以沟通,这样能够让产业条例能够顺利通过,而马英九表示也非常赞同。

  第四个,有关“检察总长”提名案。在陈聪明下台之后,这次提名的是黄世铭,那么马英九办公室罕见的,跟过去不一样做法是,过去马英九刚上任时候,在考试部门和检察部门,分别提名“考试委员”跟“监察委员”,跟他的核心幕僚核定之后,就直接送到立法部门,最后当然被打了回票,遭受到很大挫折。对马英九来说,毋宁是一种权威挑战。

  但这次提名黄世铭做“检察总长”,马英九跟他的核心幕僚,以及相关部门开始跟每一位“立委”事先打电话,打电话完之后再开记者会,记者会之后再做一个沟通动作。所以很明显的,马英九确实改变了,改变了懂得必须要和光同尘,充分尊重。

  那反过来说,马英九为什么会改?我想最主要的是,对马英九来讲,任期还有一半,如果他不改的话,会继续碰壁,会踢到铁板,所以做这样调整,对自己对别人,于公于私都有帮助。在这种情况下马英九当然改了,这样的改对于民众,对于未来两岸发展,都有绝对好处。

  主持人:其实说到沟通,我们发现,马英九不止是与立法机构委员们之间来沟通,我们看到媒体报道说,日前,马英九他还特地跑到乡下去,去与粉丝们来“找感觉”,据说这样做是因为的一个媒体人,写了一篇文章,他说很多的粉丝对如今马英九已经没有感觉了,所以马英九才这么做的,那么对于马英九到基层下面去与民众沟通感情,这样的做法,我不知道乃菁你是怎么看的?

  时事评论员 尹乃菁:这件事情是这样子的,有一位媒体人,叫做王尚智,他也是我过去在电视台工作时候的同事。他在自己博客写了一篇文章,这个文章是说“我妈说对马英九没感觉了”,而这篇在博客上文章,登出来的时间,就是在经历了县市长败选,还有三席“立委”补选,通通都是挂零蛋这样一个成绩之下,他写了说“我妈说对马英九没感觉了”。

  根据王尚智的说法,他妈妈她们这一群的婆婆妈妈们,是非常有意思一群“马迷”,她们怎么样喜欢马英九?在马英九2008年从事选举的时候,这群欧巴桑,在叫做欧巴桑,就是大娘大婶之类的,太太们她们会集合起来,老太太之中找一位会开车的,就载着这些她们的朋友们,去开始追踪马英九行程,然后知道马英九在什么地方,要参加什么活动,她们就很兴奋开着车去,然后只为是能够替马英九加油,或者是跟马英九握握手,她们是如此喜爱马英九一群人,为什么会在马英九上台一年多之后说“她对马英九没感觉了”呢?

  根据他博客文章里面描述,主要有几点。第一个,她们对马英九期待非常高,可是当马英九上台之后,发现他的执政能力,执行力各方面似乎不如她们期待,所以就失望了,第一点。

  这二点,就是失业率依然非常高。她们是住在花莲,在花莲东部那个地方,有很多人因为经济不景气,很多人失业,带给基层老百姓,有很深感受。

  而这样子一篇文章,经过了媒体报道之后,得到了马英九重视。所以马英九就特别在有一次去花莲行程里面,就到这位媒体人王尚智家里面去坐,所以他就见了王妈妈,还有王妈妈朋友们,这一群姐妹,她们当天在家里面款待了马英九。然后马英九这场会谈之中,他们一共接触了长达一个小时。马英九非常认真拿出了他的笔记本,用心记下来她们所有任何回应,根据王妈妈事后的说法,她觉得非常满意,她对马英九失去的感觉通通都找回来了。

  在各界对马英九这次行动评价,基本上来讲,普遍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很成功的公关活动。马英九亲自到他支持者的家里面,去跟她们做近距离的,面对面接触,而这些妈妈们,也很贴心为马英九准备爱心便当,对于马英九为什么瘦这么多,她们觉得很心疼。

  就整个马英九和“粉丝”互动来讲,他重新再去贴近支持者,用如此近距离方式,希望能够换回她们对他的热情,就整个公关活动来讲,当然是一个还不错活动,也引起了很多话题和讨论。但关键是,她们最在意的还是马英九在施政能力上面,是不是真的能够解决民众所关切问题?是不是真能够解决失业率太高问题?是不是能够真让小老百姓找到工作,能够过上好日子?这个才会是真切影响未来马英九声望,能不能够起死回生重要关键。

  主持人:没错,好,那接下来我们来转入另外一个线日,儿子陈致中对外表示说他要去参选高雄市市议员,那让我们一起来看相关报道。

  小片2:据媒体报道,儿子陈致中1月27日到台北看守所探视后说,参与选举也是一种为民众服务的模式,外界解读,陈致中将参选高雄市议员。办公室秘书江志铭也证实,希望有选举经验的人,多帮帮陈致中。对于陈致中的说法,内很多人表示无法理解。他们认为,家弊案如果不交代清楚,与此有关的任何人都不适合从政。

  主持人:陈致中他自己说,参选议员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在高雄与基层之间互动非常好,而且还想为高雄市民来服务。但是媒体却评论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是要“代父出征”,那江教授,我不知道您觉得陈致中他参选议员目的到底是什么?

  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江岷钦:对来说确实就是“求人不如求己”。俗话说得好,说天下有两薄,春冰薄,人情更薄。天下有两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当在关在牢里一年多以来,扁家他们又没有释出足够金钱,所以他支持者热情也逐渐散去,对扁家来说,过去是门庭若市,现在是门前冷落车马稀。

  所以当陈致中跟他的母亲,跟他的爸爸谈过话以后,我认为陈致中一向没什么主见的,他会做出这样决定,应该受他母亲影响特别大,我说吴淑珍影响是最大的,应该告诉他说,与其求人不如求己,我们知把这个像《大宅门》里面台词一样,把宅地,还有这个园地再盘回来一样。所以陈致中日前会说,“参选,也是一种服务”,其实这个就是试水温。所以外界解读说,古时候花木兰“代父从军”,现在陈致中“代父出征”,可是人都吓了一跳,“代父出征”,是替代的代还是带来的带?如果是带着来出征的话,所有人都吓坏了,所以他的同事讲,的同事讲说,真的可以吗?这样子好吗?这样子好吗?你把你的妈妈顾好就好了,你的妈妈才是你的根本,你所有的钱财都是你妈妈,你不要“代父出征”,把从牢里面把他带出来的话,好不容易起死回生,回温行情,恐怕又要急速冷冻。

  所以陈致中立刻改口,在这两天讲完这个媒体完之后,又改口说没有,“我没有说要选,是媒体的解读太快了”,“立委”也讲说,现在后悔还不晚。

  所以陈致中试水温,目前看起来显然是不成功的,它反应是一个事实,真没有行情了。没有的,真的可以身轻如燕,所以大概不太希望跟有关的人事地物重出江湖,因此“代父出征”就成了一个昙花一现故事而已。

  主持人:的确,求人不如求己,失去了这个靠山,陈致中可能也想依靠参选举动来改变一下,目前的窘态,毕竟被情势所逼。但是尽管他自己在参选方面非常积极,可是他周围的很多人都是对他参选感到不满意的,那么这其中不仅有高雄市民,而且也有人士,而且大部分人都觉得说,陈致中他去参选,其实根本就选不上,那么乃菁,你觉得为什么大家不愿意看到他去参选议员?那么你觉得如果他去参选有可能选得上吗?

  时事评论员 尹乃菁:这个反应可能也大出陈致中意料之外,竟然大家反应都这么负面,他可能心里面也是凉了一半。为什么?这原因很简单,主要有几个。

  第一个,对于主要参选高雄市议员人士来讲,陈致中在高雄参选,无疑是投下一个变数。对他们来讲,不管陈致中会不会当选,可是陈致中投入选举这件事情,可能就会挤掉其他人被提名机会,僧多粥少情况之下,大家当然不乐意见到陈致中来搅局。

  另外,如果陈致中真的参选的话,对于准备要在年底挑战大高雄市长候选人来讲,也是一个很尴尬话题。陈致中如果代表参选,到时候不管是代表参选的,现任高雄市市长陈菊,或者是现任高雄县县长杨秋兴,到底要不要挺陈致中?这会让他们在表态上面,在言词上面很尴尬,没有办法做清楚交待。挺陈致中,整个弊案阴影又缠回来了;不挺陈致中,似乎显得又太没有人情味。所以如果称陈致中参选的话,有关于话题,又会爆开来,变成是一个热烈讨论焦点。而对于准备参选大高雄市市长的候选人来讲,当然不希望看到麻烦状况出现。

  所以看到各方反应如此负面,陈致中在第二天就改口了,说他只是一个表达而已,而且他的表达绝对不是参选意思,而是媒体解读太快,陈致中缩手可以看得出来,整个情势和局势转变,对于扁家来讲是非常不利的。

  主持人: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总而言之,他要想成功参选的话,摆在他前面还有很多障碍。其实在本周,除了陈致中要参选议员消息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大家来关注的,就是大佬辜宽敏杠上了行政部门前负责人,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小片3:“独派”大佬辜宽敏1月25日针对内相关议题发表看法。有消息说当局行政部门前负责人准备参选主席,辜宽敏痛斥,说他在2008年“大选”中输了200多万票,也没向民众道歉,还有脸出来选吗?对于主席蔡英文在临时全代会上,强行通过年底五大都会区市长人选采用100%民调的决定,辜宽敏怒斥蔡英文忽视党员的作用,没有领导力。

  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江岷钦:其实对辜宽敏来说,老人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一向以“”人士自居,所以他认为说如果要维系过去核心价值的话,显然在做行政部门负责人时候做得不够,这第一。

  第二,你在2008年跟马英九对决那一仗,你输得还不够吗?你难道出来选吗?辜宽敏就说,“你还有脸出来选吗?”,“输了200万票没有道歉,你还有脸出来选吗?”,84岁的辜宽敏,其实对于这个感情是很深厚的,他除了骂以外,他自己出钱成立一个智库,希望提供给更多意见。

  但是我们看到辜宽敏过去号称“人士”,但是在很多方面,他还是具有很多弹性。有人认为他根本就是商业“”。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那也就是说,其实辜宽敏透过对炮轰方式,某个程度对蔡英文就是一种输诚。表示他也开始选边战,对蔡英文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指标。

  那我们看了一下,对来讲,反应又是如何?一开始说谢谢指教,可是后来听到辜宽敏严词抨击以后,他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就说,我都已经道歉过的,那你还要怎样?就很生气的,我都已经道歉了,那看要怎么样?杀人不过头点地,输的那一天,我已经道歉了,老人家你火气这么大,那看要怎样?其实反应是有趣的。有点脸红脖子粗,恼羞成怒特质在里面。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其实内部,包括这些所谓自己把自己锁定在深绿这一块辜宽敏,他都觉得不耐烦,如果想做一个称职在野党,有机会再拿回政权的话,老脸孔,这些天兵天将不能再出来了,给年轻人一些机会,给年轻人一些世代交替的机会,或许对来说是一种转机。

  主持人:看来这一次辜宽敏炮轰火力还真是很猛烈,其实这一次被他点名批评的,不仅仅是一个人,我们看到连主席蔡英文也在其中,那么辜宽敏说蔡英文她身为党主席,但是没有领导能力,乃菁,你觉得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蔡英文?

  时事评论员 尹乃菁:辜宽敏算是一个代表,他对于“独派”人士来讲,老人家某种程度上面,不但是“独派”的金主,而且在精神上面,也是一个很重大象征。他这次炮火四射,然后也把矛头对向了蔡英文、这些人,可以说“独派”人士在这段时间,已经闷很久了。更重要的就是,在2008年5月20日马英九上台之后,他们对于马英九的中国政策,对于马英九中国政策是不满意的,觉得马英九严重“倾中”。可是觉得在蔡英文领导下的,也没有对路线问题做出一个清楚交待。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时间点,主要是因为才刚刚召开了临时党代表大会,而在临时党代表大会里面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也就是在今年年底五都市长选举里面,会采取提名策略,是全部都用民调方式来产生,而不再采取过去由民调加党员投票方式产生。那这样子的一个决定对于过去来讲,人头党员充斥,派系可以去操控被提名人选这件事来讲,靠民调来决定,的确可以有效去解决派系操控人头党员,派系来决定被提名人选弊病。可是对于辜宽敏,对于党员来讲,很多没有办法接受。所以辜宽敏就说,有这么员票,可是现在党中央,蔡英文却决定说,一切都要靠民调来产生,不掌握这个党员的票,这个党主席,怎么有这么笨的主席,不会运用权力,所以说她没有领导力。

  其实我们看一下辜宽敏批评,他批评做,是超过能力,他的人格、知识、智慧,跟要求都有落差,所以才会乱七八糟。从他批评,从他批评,从他批评蔡英文这些事情看来,说实在的,撇开辜宽敏意识形态不讲,他的批评其实都还蛮有道理的。所以辜宽敏批评在各界,也引起了一些讨论,对于现在权力中心人物来讲,倒也蛮有一些该检讨必要。

  主持人:可以提出自己不同的意见,只不过压抑过后爆发的方式往往是比较冲动和激动的。好,我们转入下一个话题,那么最近一段时间,台军内部丑闻可以说是不断传出,那么本周内就有媒体报道说,宪兵特勤部队军人兼职去当保镖了,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相关情况。

  宪兵特勤队员兼职当保安的消息日前被披露。据媒体报道,有宪兵特勤队员向媒体爆料,一位在天鹰保安公司任职的退伍特勤队,竟然以每天2500元新台币的价格调动现役特勤队员当保安。而特勤队队长对此还相当配合,只要队员还有假期没休完,他会特准队员请假去支援保安公司。

  主持人:其实军队里面出现这种军纪涣散事情已经不止这一桩了,江教授,您觉得出现这种现象原因到底是什么?

  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江岷钦:关键在军纪。其实我们这次宪兵特勤队事件,只是“兵山一角”,兵是阿兵哥的兵,确实是“兵山一角”。我们看到一下,宪兵特勤队本来是要保护,经过严格训练筛选,每一个“夜鹰部队”,他们要经过长时间训练,经过严格挑选,他们大概耗费五百万新台币,才能够训练出一个,具有保护身手特质,他们竟然在业余时间,没有执勤时间,被找去民间公司当保全,一天是两千五百块新台币,很简单的,就把公私界限就打破了。

  大家就要问的是,一天两千五百块就可以把军纪买掉吗?古时候大家对军队最尊重像岳家军,人家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即使要把山移动,都容易多了,如果你要撼动岳飞军队的话,都非常困难,为什么?纪律严明,信赏必罚。这当中包括第一个组织文化;第二个是制度问题。假如组织文化跟制度问题被破坏的话,坦白说,当然军纪就涣散了。所以就出现像宪兵特勤队,或者是之前更多很难想像情况。

  我们分两部分去看,第一个就是文化破坏。如果这个制度没有建立,文化被破坏的话,很容易就出现军中没有核心思想,不知道为何而战,为谁而战。过去有人开玩笑说新来,旧去,军中从上到下一小换;来,去,从上到下一大换。确实2000年到2008年,军队文化被破坏非常严重,他们可以当着面说,你是我的巧克力,你是大帅哥,那帅不帅是一回事,但是军人对这样讲话,坦白说确实不恰当,军人专业是作战技能,是保护人民、帮助人民,而不是要拿来逢迎拍马,他们为了升迁,竟然改变自己理想,这表示这个文化改变了。如果马英九想要扭转军纪涣散情况,他应该要严格要求相关防务部门,如果再有这样情况出现,要去职、革职,拿出他的大魄力,我认为马英九在这个地方,绝对不可以再打马虎眼,军纪才有可能恢复到以往光荣。

  主持人:好的,那么最后让我们来聊一个比较轻松话题,在本周有一对小家伙,可以说是受到了两岸媒体高度关注,他们就是赠送给的大熊猫团团和圆圆,乃菁,我们知道团团圆圆去已经有一年时间了,我不知道这其中你有没有去看过他们,就你的了解,他们在台北生活怎么样?

  时事评论员 尹乃菁:1月24日是团团圆圆来一周年,动物园特别为他们举办了庆祝活动。有大蛋糕,还有他们非常喜爱竹子。所以我们就看到很多摄影记者,就去捕捉团团圆圆大吃竹子画面,显得非常开心。而且那天还有一个很特别事情,就在他们来一周年1月24日,去动物园里面看团团圆圆人数,也破了300万人次,一家五口,徐先生还有徐太太,带着他们小孩,一起去看团团圆圆,他们当初在进到动物园时候,并不知道他们是这么幸运,可以当上第300万,所以动物园也特别送了他们小礼物来纪念有意义数字。

  团团圆圆在生活一周年,受到了很多民众喜爱,市立动物园说,因为团团圆圆加入,所以他们在去年时候,他们整个动物园收入,总计是新台币1亿3千多万,比前年增加了不少钱,这个应该都是团团圆圆所带来很大商业效应。

  还有一个,他们适应一个很重要指标就是,是地震非常多地方,然后在去年,也经历过大大小小规模超过里氏规模5和6的大地震,可团团圆圆现在似乎已经不怕大地震了,所以在碰到了大地震时候,台北市的震度超过3级时候,团团圆圆在睡梦中虽然会被摇晃惊醒,可是通常都翻了一身,翻翻身又继续睡着了,所以他们应该是蛮适应在台北生活。

  主持人:看来团团圆圆在不但个子长大了,连胆子都长大了,也练大了,真是入乡随俗了,在此我们也衷心希望这对可爱熊猫宝宝,能够在更加健康茁壮成长,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带给更多民众快乐。好,非常感谢二位嘉宾今天给我们对本周话题进行精彩分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