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
  • 广电客服: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 >

古代小说插图研究的多重意义
时间: 2020-03-30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明清小说中,插图往往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仅据“古本小说集成”与“古本小说丛刊”这两种通俗小说影印本丛书统计,明刊小说插图本就有127部,插图27975幅。由此可见,虽然插图是表现文本的,但两者并不一一对等,由于媒介不同以及画工对文本的接受不同,插图与文本之间呈现出种种复杂的对应关系,对其作理论讨论和文本分析,是小说插图研究的重要课题。总的说来,插图的社会史研究还相对较少,其他方面尽管有不少成果,但仍然有不少问题没有解决,仍然有很大的拓展空间,如同书异版的插图比较及形成原因,插图在小说版本考证上的作用,以及小说插图与戏曲、诗文等其他文学类插图在传播与接受上的异同等,都有待进一步研究。

  明清小说中,插图往往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仅据“古本小说集成”与“古本小说丛刊”这两种通俗小说影印本丛书统计,明刊小说插图本就有127部,插图27975幅。对小说插图的整理研究从上个世纪郑振铎开始,至近20年达到,是当今学术研究中一个热点。归纳起来,古代小说插图研究有以下四重学术意义。

  一是版画史研究意义。郑振铎、阿英、傅惜华、郭味蕖、王伯敏、周芜、周心慧等作出了很大贡献,他们不仅编撰了大量的版画图录,也对版画的起源发展、刊印技艺、艺术特点、风格流变、地域特征,以及对应的版画刻工等问题作了较全面研究。尽管小说插图只是古代版画中的一部分,但在元明版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这些论著中,元代“全相平话五种”、明代《水浒传》等书插图屡被提及;以小说戏曲为代表的明代建阳、金陵、徽州等地的插图风格更受关注,这些论述在本质上还是属于美术史、艺术史研究的范畴。

  二是书籍史研究意义。书籍史研究的是书籍的印刷、出版、流通、接受等过程及意义。插图是古代小说作为书籍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刊刻质量很大程度上标志着书籍的质量,而书籍质量与书籍的传播、书籍的阅读等问题息息相关,这些都是书籍社会史、文化史研究的内容。这方面研究以海外学者用力最著,如美国何谷理(Rober E. Hegel)、包筠雅(Cynthia J. Brokaw)、贾晋珠(Lucille Chia),日本的矶部彰、大木康、井上进等,人数众多,探讨热烈。他们试图从技术与经济的角度考察古代小说的传播,分析小说的刊印、价格与读者的关系等问题。读者群体及传播流通是书籍史研究的重要问题。何谷理认为,由于现代图书版式单调乏味,人们很难从书籍本身的物质形态中获得审美感受,而古代小说不仅可以阅读,还可以欣赏,书籍装帧特别是插图的精美或粗陋,是针对不同的读者。

  三是社会史研究意义。郑振铎在《中国古代版画史略》中曾赞叹《金瓶梅》:“这些插图,把明帝国没落期的社会生活的各方面无不接触到。……如果要研究封建社会没落期的生活,这些木刻画就是一个大好的、最真实的、最具体的文献资料。”的确,小说插图细腻生动地展现了明清社会的各方面:服饰、器物、建筑、风景、生活场面等,凭借着插图这些消失了的画面顿时鲜活起来。梁思成在《中国建筑史》中云:“艺术之鉴赏,就造型、美术言,尤须重‘见’。读跋千篇,不如得原画一瞥。”在表现客观世界的形貌上,图像有文字所不具有的优势。中国小说,特别是话本小说与长篇世情小说,对社会生活各方面进行了详尽精细的描绘,为插图的选材提供了基础。中国传统文人画可以分为人物、山水、花鸟等门类,但取径狭窄,如人物画主要表现仕女、隐士和古代圣贤,更重要的是,文人画家脱略形似,讲究神韵。文人画中不表现的领域,恰是小说插图着力刻画的;文人画中所忽略的物质细节,小说插图得以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