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
  • 广电客服: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 >

小伙网恋被骗43万 方知苦恋“女友”原是“抠脚
时间: 2019-11-09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28岁的小伙小方,在网络游戏中结识了一位美丽的外地女孩,然而这位女孩却先后遭遇了弟弟打架需医药费、父亲过世需要安葬、自己车祸住院等种种不幸。心地善良的小方慷慨解囊,为心爱的女友前后转账43万元。你以为这是美丽的爱情故事?这是骗局!继“茶叶妹妹”、“支教美女”、“虫草姑娘”之后,“游戏小妹”又上线了!近日,济南南部山区公安分局破获一起曲折离奇的网络案,案件的里里外外都令人唏嘘。

  小方,28岁,单身,湖北人,现在是济南南部山区某建筑工地工人,负责测绘工作。在工地干活的日子有些寂寞。

  2018年6月的一天,小方下班后回到宿舍,像往常一样玩一款玄幻类手机网络游戏。游戏过程中,他认识了一名自称“小糊涂神”的网友,“小糊涂神”扮演的是女性角色,小方扮演的是男性角色,两人在一起打游戏越来越默契,于是在游戏中便“结婚”成家,并相互以“老公”、“老婆”称呼。

  小方喜欢玩网络游戏,接下来,他往这个游戏里充值10000多人民币,购买了两人的游戏装备。在网络游戏中,“小糊涂神”发的语音一直是柔美的女声。为了方便跟“小糊涂神”一起组队玩游戏,2018年6月23日,小方微信加“小糊涂神”为好友,对方微信性别显示为女。

  “我一看她是女的,我也没找对象,就对她有好感。”小方回忆说,“小糊涂神”问小方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是哪里人,小方回复之后也回问过去,“小糊涂神”说自己叫“于媛媛”,1995年出生,是南京一家小有名气美容院的老板,有员工20多人,一年还能挣80多万。

  虽然“于媛媛”从来没和自己视频通过话,但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方某依然多次向对方提出谈恋爱的想法。一个星期后,“于媛媛”终于答应方某请求,两人正式确立“恋爱关系”。

  “我让她给我发几张照片,她就发了几张。我一看长得很漂亮,就问她找对象了吗,对方说没找对象。我们大约聊了一个星期,我就跟她说咱俩谈个对象吧,她说可以。”小方说,这时两人微信聊天很投机,感情似乎更浓了。

  小方向“于媛媛”提出视频聊天的要求,对方多次拒绝。此后,对方给小方发来自己开豪车的小视频,小方一看,跟照片是一样的,便说“蛮漂亮的,抽空咱见个面吧。”“于媛媛”说“可以。”

  两个星期后,小方突然接到“于媛媛”的电话称,自己的弟弟与人打架,要求小方带弟弟向对方道歉。小方拒绝后,“于媛媛”多次抱怨,并提出要小方为其弟弟垫付医药费2000元,否则就分手。小方思来想去还是答应了。而这,只是个开始。

  就这样,从2018年7月开始,连着5个月,“于媛媛”几乎隔三差五就跟小方要钱,要钱的理由五花八门,包括弟弟与人发生纠纷打架,垫付医药费2000元,父亲病故购买墓地、骨灰盒,自己出车祸住院,连买菜、加油、海鲜过敏、购买卫生巾、支付水电费等都要小方付钱,甚至还有更离谱的理由:为小方购买生日礼物缺钱等。

  济南南部山区公安分局柳埠派出所副所长刘传珂告诉记者,在此期间,“于媛媛”也曾试探性转给小方2000元,小方查收后,居然多次遭到对方抱怨。而小方转给“于媛媛”的钱,有一部分欠款,是“于媛媛”的表弟联系小方索要的。

  2018年10月份,在小方与“于媛媛”相识3个多月后,自称是“于媛媛”表弟的郑某主动联系小方,说“于媛媛”已经住院昏迷两天,住在哈尔滨一家肿瘤医院。此时的小方,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他从济南请假赶到哈尔滨后,“于媛媛”却以各种理由推辞,并以转院相要挟拒绝见面。她说,小方只能跟“于媛媛”的表弟郑某见面。

  接下来,“于媛媛”告诉小方,自己的微信收款已经达到上限,不能再收款,让小方以后给其表弟郑某转账。随着转账金额愈发惊人,小方也慢慢感觉自己可能被骗,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幻想,为了维持与对方的联系,小方还是不断给对方转账。

  就这样,自与对方认识直至报警的五个月时间内,小方先后100余次向“于媛媛”、郑某转账43万余元。

  随着济南市南部山区公安分局的调查,这位“游戏小妹”的真实身份渐渐浮出水面。“其实,不论是这个女生还是她的表弟,都是一个人。”

  这位假装美女的“抠脚大汉”黑龙江人,出生于1999年,比被骗的小方还小7岁。2019年1月25日,办案民警在哈尔滨将犯罪嫌疑人郑某在家中抓获。

  据郑某交代,他在大连一家网络游戏公司做游戏推广,也曾在南京工作过。郑某通过网络与小方认识后,采取介绍他人购买游戏装备的方式从中抽取提成,提成率33%。为引起小方注意,他刻意使用女号并在游戏中使用女声与方某联络。

  在与小方接触一段时间后,感觉小方从事建筑行业,比较有钱,加之对方不断要求与其谈恋爱,于是顺水推舟,开始持续。后来他从这家游戏公司离职之后,依然继续实施。

  小方告诉记者,他在工地干活,月薪七千左右,工作几年积蓄有十多万元。这43万元的转账金额,除了自己的积蓄之外,有10万元是从父母处借来的,还有从亲戚朋友处借的,其余十几万元,则是通过网上筹得的。

  “我已经跟银行的网贷做了分期,计划到10月份还完8万元。”小方说,接下来的几年,他还要努力挣钱,陆续偿还亲友的欠款。

  而郑某小方的43万元,一部分偿还了他的黑,一部分则挥霍一空。郑某如今无父无母无姐妹无房产,唯一的亲属是奶奶,而奶奶已经改嫁。

  记者了解到,郑某虚构“于媛媛”的微信信息中,几张颇有白富美特质的网红脸照片和视频,是郑某从朋友的女朋友的朋友圈中盗取的。对于郑某以自己照片和视频作为道具实施的行为,这位女孩并不知情。

  此外,因微信收款系统功能的限制,2018年10月份,“于媛媛”的微信号收款额度达到了收款上限。为了继续,郑某便通过支付宝收款,而支付宝是实名制,郑某于是谎称“于媛媛”住院,并告诉小方,以后转账给其“表弟”郑某。

  “你知道为啥抓你吗?”济南公安达到哈尔滨抓捕郑某时,郑某面对民警十分淡定,“我知道,因为我通过手机聊天了别人几十万块钱。”到案之后,郑某对其涉嫌他人财物的行为供认不讳。2019年2月,郑某被批准逮捕。

  “第一,我当初太贪恋;第二,我还是太心软。”3月27日上午,在南部山区柳埠派出所,一米八的大个子小方,操着一口南方普通话,反复总结反省这件事。他说,在事情进展过程中,他也曾怀疑过对方,10月份时已确认自己遭到了,很难过,家人都劝他,“就当投资失败”。不过,对方再度联系他时,他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一边顶着网贷的雷,一边还借钱转账给“于媛媛”的表弟。

  曾经他也想过自认倒霉,但最后,他还是决定让对方付出代价。报警后,方某幡然醒悟。他说,这是大学毕业后,他摔过的最大的一个跟头。为了配合警方办案,他专门做了一个几十页的PPT,详细梳理了自己跟“于媛媛”相识、“相爱”的经过,解析自己受骗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