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
  • 广电客服: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视频】鄱阳湖经受超历史极值洪水考验村民:
时间: 2020-08-08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它是长江进入下游之前的最后一个蓄水池,水系流域面积16.22万平方公里,经鄱阳湖调蓄注入长江水量,占长江总水量的15.5%。

  泡泉、穿孔、跌窝、漫决截至7月14日,江西境内,长江干流、鄱阳湖区及其他圩堤超警堤防长度达2531公里,沿线险情不断。

  鄱阳湖的安危关系到长江下游能否顺利度汛。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行程600余公里,沿着鄱阳湖东岸由南向北一路探访湖区灾情。

  58岁的曹桂凤一辈子都生活在昌江边,家就在鄱阳镇的邓家村,位于问桂道圩堤旁。7月8日,奔涌进家的昌江水把曹桂凤吓哭了。当晚8时35分许邓家村的问桂道圩发生漫决,最大的一处决口距离曹桂凤家只有百米。

  村干部让曹桂凤的丈夫江荣去安置点,但他们舍不得离家。白天,江荣游进屋里,抢了一些物件出来,晚上借宿邻居家。电视机、冰箱等电器早已损坏,捞出来的只有家具。

  江西省水利厅官网信息,7月7日,昌江樟树坑水文站水位34.5米,但8日上午8时至晚7时,昌江流域暴雨,流域平均降水量73毫米,樟树坑水文站到8日下午4时水位已经涨至39.38米。

  江水在问桂道圩上撕开了大小两个口子,一处在邓家村和桂湖村两村交界处,长80米。另一处在一公里外,有约40米长。

  黄起凤担心自己的屋子,想回去看一眼,但村干部不让。次日,她偷偷的回了家,看见房子没事才放心。“今年水比1998年还大。”黄起凤指着自家房子的台阶表示,这次的洪水比1998年足足高了两三个台阶。

  在问桂道圩堤漫决后25小时,昌洲乡的中洲圩也出现漫决,溃口近180米。昌洲乡与鄱阳镇一江之隔,被昌江环绕,江水在洲头分叉,又在洲尾合流,形似武汉天兴洲。从卫星地图上看,决堤后,20多平方公里的昌洲乡全成泽国。

  据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7月10日发布的消息,7月以来,赣北和赣中北部地区多次遭受暴雨或大暴雨袭击,降雨总量达到常年的3倍以上,特别是7月6日以来,赣北更是普降暴雨、大暴雨。饶河、信江、修河及鄱阳湖先后多次发生编号洪水和超警戒洪水,多站点水位甚至超保证、超1998年、超历史。

  江西本省以及全国多地救援力量速增援。橄榄绿、火焰蓝、当地群干成百上千支抗洪队伍奋战鄱阳之滨。

  13日,问桂道圩被封堵;16日修河三角联圩决口完成合拢;18日,中洲圩决口封堵成功

  都昌地处鄱阳湖核心区域,占鄱阳湖1/3水域、1/4湖岸线,是鄱阳湖区水域最广、岸线最长的县区。都昌三面环水,县城城区依湖而建。

  “当时内外湖水落差6米。”参与抢险的蓝天救援队队员介绍,如果西湖坝出现闪失,县城大部分都会被淹,20万居民,过半会受灾。

  西湖坝、中坝和下坝组成了当地重要的防洪工程矶山联圩。驻守中坝的一位防汛人员介绍,中坝外水位22.41米,只比1998年的22.42米低了一厘米,现在水位较最高时已下降近一米。

  “6日我还在为旱情头疼,可只过了一天,就要全力抗洪。”大港镇党委黄禹来自宜昌。他说,镇上的大港水库是九江市第二大水库,总库容4700多万立方米,周边五个乡镇农业灌溉和居民生活用水都指望它,当时水库只有约1800万立方米的存量。7日,当地下了雨,他还高兴了好一阵,觉得旱情总算得到了缓解。可到了8日凌晨,暴雨来临,一下子灌满了水库。

  洪水漫过溢洪道,镇上的道路、桥梁、农田都遭了殃。黄禹的手机里存着抢险时的照片,其中一张是消防官兵用橡皮艇在大港盐田中学救援的场景。当时学校内积水1米多深,有近500名师生被困在学校内。

  据都昌县委宣传部介绍,7月1日至22日,该县降雨472.5毫米,较历年同期偏多3.2倍。特别是7月7日至8日,全县24小时平均降雨量达到了146.9毫米,尤其是大港降雨量更是达到了388.5毫米,这是有记录以来降雨量最大的一次。全县24个乡镇普降大到暴雨,内湖水位猛涨,多个乡镇内涝,大港、鸣山等山区乡镇不同程度发生山洪险情。

  4年前,大港镇也发过山洪。当地人称为“6.19”山洪,当时仅镇上主要桥梁就被冲毁了三座。“今年的雨比6.19多100多毫米。”黄禹说,得益于前几年的基础设施建设,加之防范得当,这次山洪全镇一个伤员都没有。

  舜德乡位于湖口县南部,是鄱阳湖周边海拔较低的乡镇,因为大雨以及圩垸蓄洪,多个村镇被洪水围困成为孤岛,荆桥村就是其中一个。

  58岁的王海金住在荆桥村王樟树湾,经营小卖部,到7月24日,湾子连接外界道路仍淹没在1.5米深的水下。他家门外本是一农田,而今形成一个小湖。

  围困村民的水来自鄱阳湖的分支泊洋湖。7月6日,鄱阳湖水位达就到19.5米警戒水位,很快又超过了21.68米,泊洋湖进水蓄洪。21.68米,这是1954年鄱阳湖的最高水位。

  荆桥村党支部杨春志介绍,7月9日,乡里就发布安全提醒,要求低洼地区村民提前安置好家庭财物,投亲靠友。11晚,乡连夜又发了通知,高程在23.1米以内的第二天必须完成转移。

  “没有船之前,出村太难了。”王海金的房子地势相对较高,但为了防备洪水,他还是把一楼所有的货都用凳子垫高一米。最让王金海担心的是出行,虽然村后还有一条路,但那条路不通车,甚至摩托车都难走,而且有的地方还有齐膝深的水,走出村得四五十分钟。王金海的妻子曾经走着出去一次,买回几十斤菜,走一路歇一路。

  湖北消防救援总队的队员将王海金家的院子用作临时码头,摆渡三个湾的村民。村民称这群“火焰蓝”为“湖北兄弟”。

  23日中午,在荆桥村村委会门口,十多名消防员正用橡皮艇和冲锋舟往返运送进出王樟树湾的村民。搭船的村民,有的拎着几块豆腐,有的带着一箱鸡蛋,有的是带孙子回家让爷爷奶奶瞧瞧。员让乘船进湾的村民先穿好救生衣,然后将他们一一扶上船,交代安全事项。马达轰鸣,冲锋舟在水面上划出一条浪花,几分钟后就到了湾子里。途中还有村民拿出手机乘船的过程。

  国家水域救援队武汉大队分队长于游介绍,他们是按照指挥部命令来为村民摆渡,摆渡距离不长,十分钟就可以跑一个来回。一上午,他们已经接送二三十人了。

  孤岛不止一个。在舜德乡屏峰片区、均桥镇也有多个乡村被洪水围困,道路断绝。救灾人员或是搭便桥,或是用船,解决村民出行问题。

  26岁的湖北省消防救援总队队员江东记得,有位70多岁老奶奶下船后,将10几个煮熟的鸡蛋塞进江东手上说,“娃儿,太阳这么大,你们又渴又饿,太辛苦了,鸡蛋给你们吃。”

  先看地势。江西省东、西、南三面环山,鄱阳湖平原则位于北部地区,几乎整个江西境内的主要水系都最终汇入鄱阳湖,这其中修水、赣江、抚河、信江和饶河“五水”是鄱阳湖主要水量来源,鄱阳湖上接“五水”,由湖口注入长江。

  再看雨情。江西省农业农村厅种植业管理处副处长李明表示,6月29日以来,江西遭受连续暴雨袭击,特别是7月7至8日,该省大暴雨范围之广,强度之大,为1961年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之最。

  然后看长江。江西水利厅数据显示,受长江干流洪水顶托影响,7月6日晚11时,鄱阳湖发生倒灌,倒灌流量69秒立米。7日8时,倒灌流量达396秒立米。

  多水叠加,鄱阳湖水位连续8日涨幅在0.4米以上,单日最大涨幅0.65米,历史罕见。7月12日零时,鄱阳湖星子站水位达22.53米,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

  江西省水利厅通报显示,从7月6日到22日,全省746万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734千公顷,绝收180千公顷,倒塌房屋948户1858间直接经济损失227.9亿元。

  鄱阳湖是长江进入下游之前的最后一个蓄水池,水系流域面积16.22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江西全省国土面积的97%,约占长江流域面积的9%。经鄱阳湖调蓄注入长江的多年平均水量1457亿立方米,占长江总水量的15.5%,超过黄河、淮河和海河三河每年水量的总和。如果鄱阳湖水位继续上升,洪水下泄,可能会对长江下游的江淮、太湖流域造成危害。

  在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第三场新闻发布会上,省防指监测调度组副组长、省水利厅防汛抗旱督察专员平其俊曾介绍,到7月15日,185座单退圩进洪量达22亿立方米,相当于在鄱阳湖上游增加了一座甚至多座调蓄洪峰的大型水库,有效降低鄱阳湖水位20-30厘米。此外,通过水库群的联合调度,全省水库拦蓄洪量18亿立方米,降低鄱阳湖区水位约18厘米。

  星子站水位较昨日下降0.07米;湖口站较昨日下降0.08米7月23日,鄱阳湖水位缓缓下降。

  7月24日,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宣布,鉴于湖口站水位已退至21.5米以下,且长江、鄱阳湖水位均呈下降趋势,当晚6时起,将防汛应急响应由一级调整为二级。

  在大港镇梅溪村,来自上海的顾先生流转了村里的1600亩土地。24日清晨天还没放亮,他就组织人手下田。过水的800亩稻田要抢收,400亩绝收的稻田要补栽,县里补助的水稻种子已经到位,他要忙起来,减少损失。“依靠政府,但不能依赖政府。”顾先生表示,自己要把损失一点点的挣回来。

  舜德乡荆桥村71岁村民王水华家,餐桌上主菜虽然多天都是南瓜,但老俩口只要每天能围着孙子转,脸上就笑开了花。“这点困难不算什么。”王水华说,村湾被围是为了蓄洪为了抗洪,生活上的困难自己都能解决。况且有了摆渡船后,女儿送来了菜和肉。

  问桂道圩上连绵的车队连夜将土方运到道汊村,黄起凤的大儿子就在运输队中,他的丈夫则开铲车,将卸车的土方推到圩堤内。救灾时间紧迫,父子两都要连夜施工。

  “要赶紧把水排出去,村民都急着想回家。”现场的村干部介绍,根据计划,这里要尽快建起一个大土台,用于安置大型水泵,抽排圩堤内的积水。

  晚上7点,村民老邵和老伴已经从安置点回到桂湖村问桂道圩旁的家中。家里的房子三层,地下室还泡在水里。老邵刚擦了澡,老伴也做好了面条。村中供电还没恢复,夫妻两借着手电筒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