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热线:
  • 广电客服: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独家财经快评APP发布金融TOP 50排行榜
时间: 2019-11-14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2015年9月21日,来自河北的陈女士加入了维权大军向证监会求助。她在泛亚投了3300万元后血本无归,据她描述,“去了云南总部以后,当时也见了泛亚副总裁说了。但对方态度非常强硬,当时说资金就是出不来。说是云南政府备案的,80亿元保证金也没了,早换成货了。”

  2016年1月18日,年仅30岁的李东浚以购买e租宝平台债权100多万元,还劝说亲戚投了300多万元。e租宝案发后,自己曾先后被3次拘留,因不堪压力选择。他自己与妻子都是e租宝员工,留下一个刚出生4个月不到的孩子。

  2016年9月26日,家住上海的郑建芳也是受害者之一,她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因为我们投资了聚宝公司,就说会返回本金给你多少,会返回你多少钱。现在这家公司也跑了,人也没有了。为了这个事情,我们有很多朋友精神崩溃了。很多人压力太大,自寻短见,死了好几个人。”

  2018年1月,南京师范大学教务处原副处长、泰州学院郭宁生身亡。郭宁生其子因投资钱宝网而欠下数千万元债务,郭宁生不仅卖掉两套房子,还向同事、亲朋借债数百万元为其还债后选择。有未经证实消息称,导致郭宁生的原因是其子也身亡。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改革开放以来,金融领域爆发了诸多耸人听闻的大案,金融手段日新月异、层出不穷,投资者血本无归、家破人亡。金融事件相比其他经济犯罪有所不同,其涉及金额体量巨大、波及人群范围广泛,易引发,严重影响社会稳定。金融已经在四十年经济发展史上欠下了太多血债。

  315是消费者权益日,每年的315晚会都会吸引众多眼球。受害者喊冤、无关者学习、公关瑟瑟发抖、老板烧香拜佛……“财经快评APP”对过去四十年来涉案金额超十亿元的重大金融案件进行了整理,并就其危害性制作了一份TOP50排行榜希望大家回忆起当初那一段段血的教训以史为鉴。(1978年至2017年底,涉案金额超十亿元金融案件)

  在法律上,对于金融案件的量刑主要以造成的财产损失以及波及的受害人数相关,本榜单从涉案金额与受害人数两个维度综合评价一起金融案件的危害程度。

  由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货币价值发生了巨大变化,历史案件的涉案金额实际价值并非表面数字所呈现的那样。因此,我们对历史案件涉案金额进行修正。考虑到货币价值受货币发行量与物价两个因素影响,修正公式如下:

  以2017年作为基期,以1994年CPI指数为指数标准即100,1994年至2016年的货币价值修正系数如下:

  货币价值修正系数表示,历年单位货币对应2017年的实际价值。如,1994年的修正系数为67.22。这意味着1994年1元人民币的价值相当于2017年的67.22元。(1994年人民币价值相当于现在的67倍)

  2014年2月,钰诚集团收购了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在同年7月份将其平台命名为“e租宝”。

  2015年4月,钰诚集团不惜血本砸钱投广告,仅电视广告支出就超1.5亿元。广告效应在不久后就带来了客观的回报,同年6月份,e租宝业绩飙升,以平均一天1.47亿的成交量,e租宝迅速成为中国网贷行业累计成交量排名第二的平台,创造业界神线个借款公司曾经在e租宝上面发布了借款标的。

  截止2015年12月,e租宝在505天的寿命中,共计发放3240个投资标的,有全国各地89.54万个投资者共计313万次投资记录,累计借款金额为747亿元。但是,根据警方公布信息,由于e租宝存在伪造项目、伪造借款等事实,实际涉案金额为581亿元。

  e租宝案件涉案金额巨大,社会影响极其恶劣。e租宝案发后,不少投资者家破人亡,有用结婚彩礼钱投资的、有用买房投资的、有举债投资的、有用自己养老存款投资的;更有甚者,因为e租宝案件夫妻离婚的、亲戚反目的、倾家荡产的、走上绝路的……案发后不久,社会各地纷纷曝出了群体性事件。政府对此高度重视,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维护社会稳定。

  e租宝案件爆发后,监管层针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欺诈行为开展了一系列排查工作。可以说,e租宝案件的爆发推动了我国互联网金融行业逐渐走向法制化、合规化。

  今年2月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e租宝案件判决结果: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罚处人民币18.03亿元;安徽钰诚控股集团被罚处人民币1亿元;丁宁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罚金人民币1亿元;丁甸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万元。同时,张敏等24人被判有期徒刑15年至3年不等刑罚,并处剥夺权利及罚金。

  如果仅看涉案金额的话。这四十年来,造成经济损失最大的金融案件是1995年曝光的无锡新兴实业公司非法集资案。

  由于入选榜单的金融案中,有不少案件距今时间较长,而四十年以来,我国随着经济发展,货币价值早就今非昔比。所以,以修正后的涉案金额比较更有说服力。

  当代年轻一族想必对“新兴实业非法集资案”没有概念,毕竟时隔久远。但上一代人,尤其是老一辈金融从业者、企业家肯定对这起案件记忆犹新。

  “新兴实业非法集资案”是继著名的“沈太福”案件后又一起震惊全国的金融大案,该案件甚至还惊动了中央最高层。当时,为了及早查清案情、追回损失,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审计署、、监察部、江苏省纪委、北京市纪委等部门联合组成了1500多人的工作组,由时任江苏省委、省纪委曹克明直接指挥。在1995年1月案件东窗事发后,历时1年才查清了这起惊天大案。事后,曹克明记一等功。

  “新兴实业非法集资案”的主犯邓斌毕业于卫校,文化水平不高,通过“广交好友”在社会上积累了一定人脉。1988年,她结识了无锡金城湾开发总公司总经理倪品良,随后又先后结交了深圳中兴企业联合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允诺和北京兴隆实业总公司总经理李明等。依靠这些人脉资源,邓斌一步一步走向了犯罪道路。

  1989年8月,邓斌以无锡县金城湾工贸公司的名义与深圳四维电脑公司签订了联营协议,向四维电脑公司借款152万元,为期27天,到期还本利和161万元。短短27天的借款利率就高达7.2%,折合年利率高达78.9%。这也是邓斌走向犯罪的第一步。

  此后2年内,邓斌依靠此类高息借贷方式共计筹措3.86亿元(1990年前后的3.86亿元相当于现在的200多亿元),债务规模已达千万级别。就在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况下,1991年8月,无锡新兴工贸联合公司正式成立,邓斌任总经理。至此,邓斌在非法集资道路上越行越远。

  从1989年邓斌从事非法集资起至1995年1月被抓。短短5年之余的时间内,非法集资金额高达32亿多元,遍及全国12个省、市的368个单位,涉案人员多达200多人,且多为企业高管。

  与众多金融主犯一样,邓斌自己也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据公开信息显示,警方在清查邓斌个人财产时发现,邓斌在无锡、深圳共有五处房产,常住地位于无锡,是一座7室4厅的豪宅。

  此外,在邓斌犯罪期间,用以打通关系、并且已被挥霍的财产数不胜数。而且,该案件牵连诸多。与该案件有关的案中案数量高达84件涉及765人,被追究纪律责任的党员干部130人,其中县处级以上干部45人;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党员干部66人,其中县处级以上干部19人。

  最终,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5年11月13日作出一审判决邓斌死刑后,邓斌等6人不服提出上诉,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且由最高人民法院复核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