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名儿童冬日赛场驰骋萌态逗趣

发稿时间:2020-11-29 14:46:58

安定片在淘宝上的暗号【订.购132电4201徴0869】朋友介绍了这家,无需打开直接添加联系方式,诚信保密,正品保证,稳定长期合作,可靠,值得信赖.→【订.购132电4201徴0869】朋友介绍了这家,无需打开直接添加联系方式,诚信保密,正品保证,稳定长期合作,可靠,值得信赖.海南铺前跨海大桥建设进入上构箱梁安装阶段

广东浈阳峡北江鱼干美食节展示北江流域特色美食

  会员制民宿卡,该“种草”还是“拔草”?

  近年来,一些企业瞄准民宿市场,推出了会员制民宿卡项目,“几百块钱就能住十晚民宿”“一年之内无限次入住”。今年的疫情给民宿卡市场带来冲击,而房间难订、押金难退也令游客忧心。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会员制民宿卡的盈利模式不能仅仅停留在卖卡阶段,民宿卡项目在“稳健”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清晨有雾气和鸟儿从窗前掠过、午间空气里是郁郁苍苍林木的味道、晚餐伴着落日与烟火气味……在很多游客心中,民宿是情怀、是诗意,是属于“治愈系”的。短暂脱离钢筋水泥的生活,游客们在林间山野寻找着生活与工作的平衡。随着消费升级,游客越发追求旅游的个性化和品质,对民宿的消费需求有增无减。

  对游客来说,品质上乘的民宿价格不菲;而对一些民宿经营者而言,入住率仍然是待解之题。近年来,一些企业瞄准民宿市场,推出了会员制民宿卡项目,“几百块钱就能住十晚民宿”“一年之内无限次入住”。

  是“心动的感觉”

  “加入会员,全年免费住全国特色度假酒店。”2019年,在社交网络看到这样的广告,张海嘉(化名)心动了。居住在南京的她,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成为了会员制民宿卡的尝鲜客,“买民宿卡,相当于提前为未来的旅游行程买单。”

  会员制民宿卡,即消费者向平台缴纳一定费用,便可以在一定时间内(通常为一年)不限次数地免费入住与平台合作的民宿。业内人士认为,民宿卡在住宿端与有需求的消费者之间搭建了“桥梁”,更可以增加消费者的旅游频次。

  2018年底,“半边山下”民宿平台推出了黑金卡。交数百元费用持卡,可以在一年内免费入住10晚连锁民宿。得益于这张民宿卡,在“半边山下”,有着“非周末及淡季流量痛点”的民宿入住率有了明显提升。

  此后,包括如程、寄居蟹、何所忆、守麦等多家平台均推出了规则不尽相同的会员制民宿卡。记者了解到,民宿卡的售价在数百元至几千元不等,不同平台对房源类型、押金、连住天数等均有不同的规定。以会员费为1280元的如程为例,持卡会员每次可以连订两晚民宿、仅限会员本人入住时使用、订房时需预付房费作为保证金、保证金的金额按照所订房间的市场价格计算。

  2019年,会员制民宿卡的“江湖”刚刚热闹起来,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给包括民宿在内的旅游业带来了巨大冲击。虽然有数据显示,2020年“十一”黄金周期间,国内民宿整体预订量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91%,但是刚起步的民宿卡市场已显现出冰与火的两面。

  一些民宿遭遇重创。10月17日,“半边山下”发布《关于订房押金退还的告知》,称“企业遭遇到了极大的经济困难,一时无法筹措足够资金来退还押金”。还有的,在扩大规模。如程的会员价已由688元/年上涨至1280元/年,平台称10月、11月已经上新了100家酒店。

  “种草”还是“拔草”

  在社交网络平台上,不乏有游客分享自己的民宿卡“打卡经验”。“体验最好的是一家校舍主题的民宿,让人仿佛又回到了单纯的学生时代,感觉很放松。”唐俪(化名)说自己用民宿卡住过成都、杭州、宁波等地的4家民宿,“希望能多多上新,现在的网红民宿越来越难订了”。

  有游客表示,民宿卡让“说走就走”的旅行更加方便,在住宿上省下了不少开销。很多游客也指出,会员制民宿卡有着不少问题。

  “江浙沪民宿多,本来想今年出去玩一玩,结果一次都没去过。”去年国庆期间开卡后,张海嘉还没有住过一次民宿。到今年12月4日,她的会员权限即将过期。从事物流工作的她预订过3次民宿,但均因工作等原因未能成行。“之前都是提前两三个月订的,现在绝大多数民宿周末的房间都是满客,提前一两个月都订不上周末的房间。”

  “民宿卡的‘草’,我已经拔了,对上班族太不友好。”张海嘉说,有些民宿的交通特别不方便,品质较好的民宿又很难订到,“还不如去住酒店,真是花钱买教训”。她尝试联系过客服,但客服称“规则已经写得很清楚了”。

  除了房间难订,高额的押金也成为会员们忧心的问题。在黑猫投诉平台,关于民宿卡的投诉超过200条,其中大多数与押金难退有关。

  “没预订之前说7个工作日能退,后来变成20天到25天,再之后就没有消息了。”有游客表示,通过“半边山下”预订入住后,1080元的押金迟迟没有退回。有声音指出,因为预订周期长等原因,动辄上千元的押金往往会“躺”在平台里长达数月,形成押金池。

  会员制民宿卡项目有待更稳健

  在杭州守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上,推文时间停留在了6月8日。该文章称,“守麦会员卡用户均自动列为债权人,待清算组核实债券后会发布在本公众号。”此前,守麦发布文章称,疫情暴发对平台业务造成重创,面临着现金流和民宿端的问题,“疫情以来未曾接受任何一起退款诉求,希望大家能理性对待,不要再给平台雪上加霜。”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商家应该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及时、足额退还预订押金,如果逾期或未足额退还,就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消费者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举报和投诉。”

  赵占领指出,消费者购买会员制民宿卡,即与商家建立了合同关系。商家如果随意、单方地改变民宿卡的使用规则,属于违约行为,消费者仍然可以要求按照之前约定的规则享受服务。

  “一些企业并不具备品牌、资本以及渠道方面的优势,推出民宿卡项目容易变成投机行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魏翔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游客在消费民宿卡类项目时,要选择品牌卓越、实力雄厚的大企业开发的产品,不要购买没有固定渠道和多年运营经验的企业推出的产品。

  此外,“对于承受和承载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要加强信用监管。需要重点对中小民宿、单体民宿以及市场上新涌现的民宿管理网络和系统加大监管力度,提高民宿卡项目的准入门槛。”魏翔建议以质量保证金的方式,对推出会员制民宿卡的企业进行信用保证和信用质押。

  业内人士指出,民宿卡项目在“稳健”的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会员制民宿卡的盈利模式不能仅仅停留在卖卡阶段,而是应该在聚集会员流量后,更多地挖掘游客在旅途中的多样化消费需求。

  赵琛

【编辑:张一凡】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